Work and life: August 2006 Archives

旅游的遭遇

| | Comments (14) | TrackBacks (0)

久违了,伙计们!

我今天晚上总算下班了!

本来8月1号从长沙飞到上海就下班的,可是我想帮助我的朋友Pierre,因此我昨天和我的旅游团到江苏南浔和苏州又花了两天。

近两个星期没有更新让我心里不太舒服。我实在太累,加上上网也不方便,我确实带了心爱的IBM,但我没有装CDMA ... ... 我打算过两天去买一个 ... ... 不希望下个月再停10天。

说点旅游的事,权当开心吧。

7月24号我在桂林接团的时候,很有意思。刚和我的客人见面的时候,竟然有个法国人问我是不是5年前我在贵州带团,还问我是不是那次把2000美金忘掉在宾馆。原来他是我5年的一个客人,这次再到中国来又是我带。真是个巧遇。

类似的巧遇以前也有过。有一次是走丝绸之路,从巴基斯坦入境,在去喀什的路上 ... 我们一行十多个人包了两台小面包车,结果在距离喀什几十公里的路上两台车都翻车了,法国客人中有四五个受伤并且头部流血 ... 不得已在喀什停留三天治疗。他们头绑绷带,我带着他们继续前行。因为在巴基斯坦没有啤酒,所以到了中国我每天给他们很多啤酒喝,当他们喝啤酒的时候,他们就不记得自己的伤口 ... ... 这样很好, 也很开心。从西安历史博物馆出来,我们坐在外面的太阳伞下喝酒聊天,有个客人告诉我他在前一年去印度旅游的经历。他说那次去印度的那个团里面有个很胖的法国人每天都要喝可口可乐,大瓶的要两瓶,而且他的行旅包的手提带特长,以至于那个胖子提不起来只能拖到地上,没法子,我面前的这个法国人帮那个胖子提了一个月的包。他们都是那个团里的客人。我马上问这个胖子的名字是不是叫Philipe,他说正是。我告诉他说我认识这个Philipe。因为在这之前的两年我带过一个团,里面有个客人叫Philipe,每天要两大瓶COCACOLA,人家参观他就抱着COCACOLA打呼噜。他自己拎那个旅行袋会拖到地下,我就帮他拎了三个星期(很重)。那时候中国的火车都是绿皮的,买到卧铺已经是很有本事的了,可他坐在卧铺车厢里哭(一个大男人),说他受不了这样的火车。那时候法国早就有了TGV(快速列车)。因为他很特别我记得很清楚,所以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

还有一次是两年前。我和客人参观完湖南省博物馆,便在大厅的书店里看书。有个法国的医生拿着一本书朝我走来,给我看那本书里的一张照片。那是一本中文书,是关于世界各地的冒险旅行的,那张照片里有三个人,一个中国人,一个澳大利亚人,还有一个就是他。他告诉我说不知道他的照片怎么在中国的书里,还告诉我那张照片是他十年前在北极旅行的。确实很有意思,在中国无意中看到自己在北极的照片,并刊登在中国的书里。

总是遇上各种各样的人,碰上各种各样的事。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 archive of entries in the Work and life category from August 2006.

Work and life: July 2006 is the previous archive.

Work and life: September 2006 is the next archive.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